344 杯具与变动(1 / 1)

轰!

这远远超出一般火焰拳威力的拳头与极巨寒冰吐息接触后发出了剧烈的爆炸。

高温与火焰虽然抵消了极具寒冰吐息的大部分威力,但是余波还是在赤面龙身上挂上了一层冰霜,爆炸的冲击波更是让赤面龙的身形不由自主的翻滚后腿。

本来赤面龙的飞行能力就不强,被挂上了冰霜之后,他的速度再次降低。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热带龙完全掌握了场上的节奏。

热带龙仿佛是一个高明的垂钓者,完美的控制着他与赤面龙直接的距离,犹如钝刀子割肉一样在一点一点的消耗着赤面龙的体力。

最终,赤面龙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下强行使出了近距离炸开的龙星群以期待反败为胜。

不过可惜的是,龙星群虽然有一部分击中了热带龙,但是热带龙完全承受了下来。

这近距离炸开的龙星群不仅击中了热带龙,这不分敌我的攻击同样击中的赤面龙。

就这样,赤面龙最终败在了自己的龙星群之下。

裁判在读秒结束以后,立刻高声宣布,“这一场8进4的比赛的胜者是冬树以及他的热带龙!”

热带龙兴奋的朝着天空发出一声大吼,这是他打了最畅快了一场战斗。

虽然有些艰难,但是对热带龙来说,却比平时训练的对战要轻松的多。

而且他还凭借着深厚的生命力完成了一穿三的壮举,这可值得他与其他精灵好好夸耀一下了。

在观众们热情的掌声与欢呼声中退场的冬树心情十分愉悦。

他不仅赢得了这场比赛,还让自己的身价暴涨了十分之四。

因为这场比赛冬树在赛前压的是自己获胜,所以他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冬树摸着自己兜里的彩票兑换凭证陷入了美好的畅享,只剩最后两轮比赛了,总资产还是有机会翻倍的,真是期待啊。

......

咣咣咣!

中田家的院子大门被敲的震天响,完全就是一副屋里的人不开门就一直敲下去的做派。

不过屋子里的人还是完全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中田一夫!我都听见你看电视的声音了!快开门!”

门外传来了铁雄镇长的大嗓门。

又过了一阵,中田一夫才不情不愿的把门打开。

铁雄立刻挤了进去,“你是什么情况?今天怎么连杂货店都不开了?我去杂货店找你喝...不对,是有路过的训练家都来找我投诉了。咱们溪谷镇就你这一家杂货店,不开门营业,像话么?”

中田一夫翻了个白眼,然后伸手在铁雄的后腰处一摸,直接拎出了一瓶烧酒。

“别瞎扯了,进屋说。”

说完,中田一夫也不管铁雄了,直接拎着烧酒噔噔噔的跑过了屋子。

他的举动让铁雄很是奇怪,要知道,平时中田一夫要是看见酒了,肯定会打开闻一闻。

今天居然闻都不闻就跑了,肯定有问题。

铁雄也快步进了屋子,正好看到电视上播放的画面。

“呦嚯,你还挺舍得啊,居然还订购的桧垣大会的实况转播节目,想在丰缘看合众的节目可不便宜啊。”

中田一夫完全不理会铁雄的调侃。

“嘘,马上就开始了!”

铁雄直接也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沙发上,“什么开始了?”

下一刻,冬树出现在了电视的实况转播之中。

随着解说的介绍,铁雄也明白了这是一场少年组8进4的比赛。

“可以啊,冬树这小子居然打到了8进4的比赛,这可是我们镇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了吧,我果然没看错他。”

“不过可能是他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中田一夫叹息一声。

当电视中出现了夏加与三首恶龙之后,铁雄立刻也明白了中田一夫叹息的原因。

显然冬树的对手年龄更大,而且派出的精灵也相当稀有强大,很可能是训练家大族出身的家族训练家。

铁雄也不提喝酒的事儿了,他与中田一夫就这么静静的看了起来。

不过对战的结果却出乎了他们的预料,热带龙竟然击败了三首恶龙?!

这到底哪边才是真龙?

可是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随着热带龙依靠着深厚的体力击败一只又一只龙系精灵。

中田一夫的脸色也越来越惨白,与铁雄的兴奋的发红的脸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等热带龙完成一穿三壮举之后,铁雄更是情不自禁的站起来为冬树鼓掌庆祝。

“好!打的非常好啊!大会的前四名也到手了,冬树再次刷新了我们镇的大会最好成绩!”

不过铁雄的话却没有得到中田一夫的附和,他奇怪的转头看向面色惨白双眼无神的中田一夫,这时就算是铁雄也发现了中田一夫的不对劲了。

“你怎么回事啊,冬树赢了你怎么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啊?”

中田一夫终于被铁雄唤回了神智,他哭丧着脸道:“高兴,我高兴啊。我怎么就不高兴了。”

说着说着,中田一夫的眼泪更是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他直接拿起茶几上的那瓶烧酒拔掉瓶塞,狠狠的灌了一大口,直接将自己呛的咳嗽连连。

中田一夫的突然之举将铁雄吓了一跳,他直接一把躲过中田一夫手里的酒瓶。

“你干嘛啊你,哪有你这么喝酒的。”

这次中田一夫直接抱着头抽泣了起来。

“没了,全没了。”

“什么全没了?”中田一夫的举动彻底把铁雄干蒙圈了。

“我的私房钱啊,我用我全部的私房钱买了冬树会输!”

中田一夫虎目含悲的说道。

原来中田一夫一只关注着冬树的比赛,他用他自己那五万块的私房钱一路压冬树赢,赚了不少。

而是今天这场,冬树的对手居然是龙之乡的夏加,中田一夫便立刻动摇了,他今天买了冬树会输。

结果没成想冬树却来了一个一穿三!

他的私房钱,连本带利一下子就全没了。

想到悲处,他再也忍不住的在铁雄那怜悯的目光中又抹了一把眼泪。

砰!

房门被一脚踹开。

只见中田理香带着黑鲁加与变隐龙双手叉腰的出现在了门口。

“中田一夫!你居然还敢藏私房钱!”

随着中田理香的咆哮,中田一夫的脸色再次惨白的几分,颤颤巍巍的诡辩道。

“没,没有。你听错了!”

中田理香却不管那些,“黑鲁加,你给我守住门口,别让他跑了!”

汪!

黑鲁加仿佛是最忠实的警犬,龇牙咧嘴凶狠的盯住中田一夫把门守住。

中田理香立刻冲进了厨房拿出了一根擀面杖,然后朝着准备绕过黑鲁加逃跑的中田一夫冲去。

“黑鲁加!快让开!”

可惜黑鲁加完全不理会中田一夫的哀求,他完美的执行了女主人的命令,将想逃跑的中田一夫死死拦住。

“哎呦!老婆我错了!别打了!”

中田一夫再挨了几下之后便开始在屋中便逃窜便告饶。

不过中田理香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屋子里更是不时有中田一夫的痛呼传出。

铁雄无奈的摇了摇头,中田一夫的运气也太惨了一点,别人是双喜临门,他这可到好,竟然来了个双悲临门。

看他们两口子的样子一时办法也停不下来,还是赶紧溜吧。

想到这里,铁雄将茶几上的烧酒重新塞上瓶塞别进后腰。

走喽,还是老铁我稳重,咱藏私房钱就从来没被发现过。

心情愉悦的铁雄,就这样晃晃悠悠的离开了中田家的二层小楼。

也不知道中田一夫发现送上门的酒没了之后会不会上演一出三悲临门。

......

达玛奇会长的办公室外突然传出了一阵嘈杂声,正在看资料的达玛奇不仅皱起了眉头。

礼次郎是怎么搞的,这时候居然还让人在走廊里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应该啊。

下一刻,达玛奇会长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

两个中年人挤了进来,而他们身后还有一个人死命的拉着他们俩。

那个人正是礼次郎。

“会长,他们硬是要闯进来,是我失职了。”

礼次郎见他们已经进入了会长的办公室便松开了拉着他们的手,主动的担过了责任。

达玛奇这时已经认出了闯入的人,正是龙之乡的夏朗与雷雨家族的时雨。

他们现在的身份正是家族的族长。

以他们的身份,除了礼次郎之外,其他的人还真不好阻拦。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这么吵吵闹闹的找来是要干什么!”

面对达玛奇会长的责问,他们两个却完全不虚。

“会长,当然是这一届的桧垣大会赛程有问题啊。”

时雨的声音很强硬,但表情却很柔和,并且还在对达玛奇会长不断的挤眉弄眼,示意门外。

达玛奇会长立刻会意,“礼次郎,出去把门关上!”

礼次郎立刻走了出去将办公室的门重新关上并守在了门口。

“好了,你们现在想说什么就说吧。”

“会长,4进2的两场比赛分别是冬树对战紫雨,戴比对战健哲。”

达玛奇会长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你说的没错,比赛是这个顺利,有什么问题?”

时雨却练练摇头,“会长,其中冬树与戴比要是都战胜了各自的对手,那这一届的决赛就没有我们这些家族训练家什么事儿了。这样不太好吧。”

达玛奇会长没有理会时雨,而是转头看向夏朗。

“夏朗,你今天跟着一起来是想当说客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夏朗终于开了口,“时雨,你别绕圈子了,赶紧说出来吧。”

时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虽然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预想,可是在这时候他还是有些犹豫。

不过他最后还是开了口,“会长,只要你同意将冬树的对手换成戴比,我就同意联盟在青海波市修建一座道馆,并且我们家族也会服从道馆主的领导。”

达玛奇会长听了时雨的话,表情瞬间凝重的起来。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得么?你不是一直反对联盟在青海波市修建道馆么?怎么不再坚持了?”

说完了想说的话之后,时雨放松了不少,他轻松的笑了笑。

“您也明白,那不是我想反对,而是所有的家族都反对,我只不过是被推到了前面而已。”

听了时雨的话,达玛奇会长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

“那你今天来的意思是?”

时雨陪笑道:“就是您想的那个意思。”

可是时雨的话没有停止,而是不满的抱怨了起来。

“这次其他家族又已我们紫雨进了4强为借口向我施压,说什么家族训练家必须保证有一个要进入决赛。他们说的轻松,最后办事主力的还不是我?

所以我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向您表个态。正好以在青海波市建立道馆为调整对战顺序的条件好了。想必其他家族也是不会怪我的。”

达玛奇会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些笑容,能在青海波市建立道馆增强联盟的影响,这绝对是一件好事情。

而且这些联合起来的阳奉阴违的家族中所积累的矛盾也终于有了爆发的苗头。

想必通过雷雨家族倒想联盟开始,其他的家族想必也会开始思考起自己家族未来的方向。

只要不是一个真正的整体,那肯定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小心思,想必这些家族的联合体要不了多久就会土棚瓦解。

这对合众联盟还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一堆家族联合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联盟很难处理他们,但是如果他们变成了一盘散沙,那就好办得多了。

只要处理掉一两个挑头搞事的家族,不信他们不老实。

这些时雨看不出来吗?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可是他已经厌烦了被当枪使,而且他作为最先想联盟靠拢的家族。

他不仅没有损失,甚至还能获得很多好处。

反正家族联合体这艘船已经烂到了骨子里,此时不撤等待何时。

同时达玛奇会长完全没理由拒绝时雨的提议,因为这将是家族联合体解体的一个开始。

“好,你的要求我同意了,4进2的比赛会进行重新抽签对战。”

时雨立刻走到了达玛奇会长的办公桌前,与在办公桌后面的达玛奇会长握了握手。

“真是太感谢了。”

“不用谢,你别忘记你的承诺就好。”

“不会的,在青海波市建立道馆也有助于维持青海波市的稳定,还能带动本地的经济,这完全是双赢。”

“你能这么想,说明你比那些家伙聪明的多。碗里的食物都还没吃完,却要死死的守着锅中的食物,这完全是没必要的。

有这个精力,还不如放开手脚多吃几碗。”

“您说的对。”

就在这逐渐友好的交谈中,青海波市的雷雨家族彻底的倒向了联盟。

最新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队长 人在忍界,开局八奇技扬名 海贼之书书果实 我装载了神明模块 斗罗之我的沙雕玩家 穿梭在热血电影世界 这本书和游戏王有什么关系 在精灵世界搞基建 同桌竟是我的病娇读者 死神之最强剑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