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阁 > 玄幻魔法 > 体内有座炼仙炉 > 第六十一章 藏剑山庄

第六十一章 藏剑山庄(1 / 1)

第二日上午。

用过早膳后,燕新便跟着师傅楚随波出发前往藏剑山庄。

同行的还有周氏长老和陇西李氏的族老李正楷。

除了燕新,三位都是反虚境界的高手。

原本燕新还有过一丝担心,幻灭道的道主继承人死在自己手上,自己会不会被报复。

虽然知道真相的只有几大派的上层,但幻灭道为邪魔九道之一,实力深不可测,暗子遍布天下,未必无法获得情报。

而现在,有三位反虚境界的高手贴身保护,怕是只有幻灭道的道主鸠摩罗亲自出马,才有可能伤害到自己吧!

燕新暗暗想到,据说幻灭道道主鸠摩罗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人知道他有没有证得法相,能够确定的是十年前他已经反虚圆满、半步法相了。

那也是他十年来唯一一次出手。

在东海大秘境外,手持神兵寂灭刀与龙宫宫主彭羽衍大战一场,最后不敌彭羽衍重伤而逃。

虽然鸠摩罗受了重伤,但能够在证得了天龙法相、神魔榜排名第五的彭羽衍手中逃脱,已经很了不起了。

一路无话,三位长老都在闭目养神,燕新自然不敢打扰他们,干脆继续打坐凝练穴位。

四人乘坐的是上次去小秘境时的马车。

装饰华美的玄色马车,车内空间巨大,四人呆在里面一点也不感觉到拥挤。

拉车的骏马显然不是凡种,脚力飞速,拉得马车风驰点挚一般。

最让燕新感到神奇的,是马车的避震系统。

四人坐在里面,一路上连一丝丝的颠簸都感觉不到,这也让燕新能够安心修炼的原因。

马车的目的地是洛州阳城,距渭城只有数百里,在异马的飞驰下,四人早上出发,傍晚就到了目的地。

藏剑山庄宗门驻地不在阳城里边,而是在阳城外的瀍河边上。

这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

在落日的余晖下,马车从高大的阳城城墙外走过,然后沿着瀍河,驶到了一座庄园口。

庄园大门处有一块奇石,上面刻着藏剑山庄四个大字。

燕新一眼看过去,只觉得四个大字雄厚刚健、酣畅淋漓,再细细深看,每一笔每一划又好似一招招剑法,暗藏无数变化,其缩也凝重,似尺蠖之屈,其纵也险劲,如狡兔之脱。

稍稍久看,燕新脑袋便一阵恍惚,好像要被黑洞吸进去一般。

身边的楚随波忽地伸手拍了拍燕新肩膀,燕新这才回过神来,心中顿时一阵骇然,只是看了一眼字,就差点心神受损,这个世界果然神奇!

“这四个字乃藏剑山庄开派祖师所刻,”楚随波露出一丝善意的取笑,“你的境界不够,不可久看。”

“以师傅你的境界,应该能轻松观摩吧!”燕新羡慕地说道,那四个大字好似一副剑法图,如果自己也能够仔细观摩,说不定能从中悟出一招半式!

楚随波脸上微微一滞。

“哈哈哈!”对面的李正楷大笑道,“你师父更加不敢多看。”

“这是为何?”燕新不解。

“藏剑山庄祖师神功盖世,境界不可揣摩,他刻画这四字时,带上了他的一丝意境。”楚随波解释道,“越是修为高深,越能感受到字间的意境,并被其影响,反倒是修为低的,受其影响更少。”

“原来如此。”燕新是在想象不出,这位藏剑山庄的祖师,修为到底到了何种境界,只是随手刻的几个字,连反虚境界的高手,都不敢多看。

就在这时,早已在门口等候的知客走了过来,将四人引入庄内,留下马车在外面。

藏剑山庄驻地广大,却人烟袅袅,燕新等人一路穿行,最终来到主殿,路上几乎没有碰到其他人。

早就听闻藏剑山庄每一代弟子都不多,现在看来此言非虚。

燕新跟在师傅楚随波身后步入主殿,三名男子正在严阵以待。

左首那一名中年男子,气宇轩昂、风度翩翩,右首那一名则鹤发童颜、表情严肃。

让燕新有些奇怪的是中间那名中年男子,长相平平无奇,打扮普普通通,气质上一点菱角也无。

要不是他坐在正首位置,燕新可能下意识就将他忽略掉了。

但正因为如此,燕新对他更加侧目,心想这位莫非就是藏剑老人?只是看年龄不像年老啊!反倒是右首那位年龄更符合藏剑老人这个称谓。

果然,楚随波三人进来之后,首先朝着正首那位行礼道:“见过庄主!”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燕新偷偷打量着庄主,心里想到,果然平平无奇才是最强。

“你们的来意,我已知晓,让我看看剑八二的尸体。”藏剑老人简言意骇地说道。

藏剑山庄讲的就是一个藏字,不止剑要藏,连名字也要藏,除了每一代庄主都叫藏剑老人以外,其他门人以剑为姓,以辈份入门为名。

比如藏剑老人左首那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正是藏剑老人的弟子、幻灭之子的师傅,藏剑老人闭关时代理山庄大小事物的剑七一。

藏剑老人右首的,则是他的师弟,执法堂堂主剑六三。

剑八二就是幻灭之子在藏剑山庄的名字,藏剑山庄第八代弟子排名第二。

“正有此意。”周氏长老大手一挥,无名指上的乾坤戒光芒一闪而逝,幻灭之子的尸体便凭空出现在地板上。

剑六三和剑七一同时上前,俯身检查尸体。

片刻后,两人对视一眼,微微一摇头,剑六三沉声说道:“身体内外并无幻灭道的任何痕迹,不知你们如何肯定剑八二就是幻灭道的幻灭之子?”

面对执法堂堂主剑六三的质疑,周氏长老微微上前一步说道:“之前在秘境里发生的一切,已经告知彼庄。他们三位全程参与,幻灭之子的身份,是他们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自然做不得假。”

“只是你们的一派之言,”剑七一皱着眉头说道,“在我看来并不可信。”

此言一出,除了燕新眼观鼻鼻观心外,其他三人纷纷露出不快之色。

“剑七一,你此话何意?莫非我们几人联合起来骗你们不成!”李正楷声量陡增,显然有些动怒。

“李兄不必着急,”楚随波朝李正楷挥了挥手,示意他冷静,然后对剑七一说道:“我等九派连好,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只是此次事关重大,我等八派死了六名杰出弟子,因此才来藏剑山庄,一是明示真相,二是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剑七一正要说话,原本坐在椅子上的藏剑老人忽然一动,身体瞬间出现在场地中央,左手无名指缓缓在虚空中一点!

燕新瞬间感觉窒息,空气中好似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整个人顿时像是被琥珀浸泡的昆虫,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

唯有脑袋里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莫非藏剑老人为了不承担责任,选择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最新小说: 极道武夫:从横推聊斋开始无敌 我的魔教圣女大人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人在超神开局接管雄兵连 万相天师 挂机软件:我不知不觉就无敌了 殿主大人,又有妖魔跑了 长安:青莲剑歌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总裁爹地,不许欺负我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