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阁 > 玄幻魔法 > 体内有座炼仙炉 > 第二十九章 庙

第二十九章 庙(1 / 1)

为了速战速决,燕新不顾伤势,强行使用出曦阳拳的音波绝招,此时再次吐出一口淤血。

燕新擦掉嘴角的血迹,环顾四周,发现竹棚老板已经不知去向,而唯一一桌没动手的,是带着小孩的老人那一桌。

此时老人正抱着小孩,哆哆嗦嗦躲在桌子后面,一见燕新看过来,吓得立马站了起来,一脸惊恐的说道:“老朽什么都没看到,千万不要杀我!”

说完,老人居然将手上的小孩子扔了过去。

“小孩子的肉嫩,不要吃我的!”

似乎是将燕新当做了食人魔。

小孩子在半空中哇哇哭着,眼看就要掉到燕新身前的地上,忽然抬起头,漏出狰狞沧桑的面部,嘿嘿嘿嘿地笑起来。

这哪是什么小孩,根本就是一个侏儒。

侏儒手里拿着一柄分水刺,鬼使神差的刺向燕新小腹。

若是换了其他人,可能就已经着了道,这一老一小(侏儒)从一开始吃东西的动作形态,看上去就是爷孙俩,很难让人起疑,老头突然把小孩子丢过来,大部分有良知的人,都可能会下意识去接住小孩。

这时,面对侏儒的突然袭击,双手还抱着小孩(侏儒),距离又这么近,想躲都来不及。

但燕新却好似提前就察觉到了问题,根本没有去接侏儒,就在其拿出分水刺来的时候,一拳打向侏儒。

其实燕新也没看出来,他就是单纯的将所有陌生人,都先当做魔云堡的人。

“我可不吃小孩,还给你!”

哪里来的哪里去,侏儒倒飞回去撞到老人怀里,两人在地上滚作一团。

这时打入侏儒体内的真气,自动分出一部分到老人体内,然后同时发作,将他们经脉震断。

如果有眼力高的江湖中人在此,一定对燕新控制真气的高超水准叹为观止。

“店家出来洗地啦!”

燕新难得玩了一个梗,可惜遍地尸体无法回应。

店家早已经不知道躲哪里去了,燕新扔了一两碎银到桌上,抱起甄彩灵继续赶路。临走之前,燕新捡起斗笠男的佩剑挂在腰间,现在他虽然是太阳神拳许正言,但他还有勒元的剑法,如果是对付一些小喽啰,用剑法更快更省力。

一路上,燕新专门挑选山间小路或者偏僻的官路,以减少被发现的几率,有时为了不绕路耽误时间,干脆翻山越岭走直线。

刚刚甄彩灵表现很好,虽然打斗时她的脸上不由露出惊恐之色,但还是咬着牙不出一声,全凭燕新摆布。

最开始燕新还担心,会不会是个大哭大闹不听使唤的丫头,毕竟她才六岁。

那样的话,比再多几个厉害的敌人还让燕新头痛。现在相处下来,燕新可以偷偷松一口气了。

一段时间之后,天色渐黑。

燕新纵使强如宗师,但连翻作战与全力赶路之下,再加上被孟飞云打伤,此时也有点疲惫,而甄彩灵早已经在燕新怀里睡着。

因此在山岭上发现了一座破庙之后,燕新便抱着甄彩灵走了进去。

燕新盘腿而坐,将甄彩灵轻轻放下,脑袋枕在自己腿上,于佛像前打坐调息,顺便调理伤势,希望能好上几分。

就这样,破庙里顿时安静下来,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忽然,燕新耳朵一动,佛像后面的杂物堆里,传来响动的声音,微弱难辨好似幻觉,要不是许正言已经是开脉期,耳力大增,燕新可能很难听到。

将熟睡的甄彩灵轻轻放下,燕新起身拔出佩剑,悄无声息来到佛像后面,凝神看去,果然那一堆杂物肉眼难见的在微微起伏。

“出来。”燕新轻声说了一句。

杂物堆里的起伏一下止住,以为燕新在诈他。

见没有回应,燕新也不说话,直接拿起长剑一挑,掀飞了杂物,露出了藏在下面缩成一团的人来。

“这位姑娘,还好吧?”燕新微笑着对那人说道。

那人抬起头看向燕新,原本惊慌恐惧的神色,马上变成了惊喜。

“你是许正言前辈!”这人露出一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五官也漂亮清纯,只是现在脸上脏一块黑一块的,头发十分凌乱,显得有些狼狈。

“可是明月派的弟子?”燕新打量一下,发现这姑娘穿着明月派的制服,而且明月派只收女弟子,于是问到。

“回前辈的话,小女子正是明月派第十八代弟子乌春柔,家师乃明月派掌门何淑琴。”乌春柔一边从地上爬起,一边朝着燕新自报家门。

乌春柔虽然年纪比许正言小不了太多,但是她的师傅和许正言的便宜姐夫辈分一致,因此便唤燕新做前辈。

“你也是之前参加诛魔大会的?为何会在这里?”燕新问道。

“是的,我跟随家师参加诛魔大会,还在英雄山庄见过许前辈,所以刚刚认出了你来。”乌春柔脸上露出讪讪之色,“当然,许前辈你可能没有注意到我。”

燕新从许正言的记忆中,并没有找到乌春柔的印象,可能是关于这方面的记忆被仙炉屏蔽掉了,更大的可能是许正言不解风情,从不注意这些美丽动人的姑娘。

“家师被大魔头偷袭杀害之后,整个英雄山庄群龙无首,大师姐便带着我们准备先返回本派,结果半途遭了魔云堡的埋伏,几位师姐拼命阻拦,让我们几位本领低微的师妹四散逃走,我跑了很久没有力气了,正好发现这里有个破庙,便躲了进来。”

乌春柔一说起来,眼眶里便有了泪珠打转,脸上满是担心,“也不知道师姐她们怎么样了?另外几位师妹不知道跑掉了没有?”

燕新看她嘴角有丝丝血迹,气息也十分凌乱,于是关心道:“乌姑娘可是受了伤?”

“逃走时,不知被谁打了一掌,我也不敢回头,只觉体内冰冷疼痛。”乌春柔脸上忽然布满红霞,犹豫了一下,咬咬牙转过身去,解开腰带,将上衣脱落至腰间,漏出羊脂玉一般洁白如玉的后背,上面的黑色掌印异常显眼。

“果然是魔云堡的人。”燕新看着掌印点点头,“美女蛇魔”万艳瑶的黑冰掌,许正言的记忆里也有着印象。

“你先别动,让我为你疗伤。”燕新轻轻说道。

“嗯。”乌春柔似是害羞,好像蚊子一般轻轻应道,脸上的红霞爬上了耳朵。

最新小说: 长安:青莲剑歌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总裁爹地,不许欺负我妈咪! 从猎魔人开始的时空之旅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小迷妹 龙族之掌控雷电 绑定诸天气运之子 穿书后小貔貅在娱乐圈爆火了 灵气复苏:从一条蟒蛇开始进化 我这皇帝不当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