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劫狱(1 / 1)

深夜。

衙门地牢。

吴牢头捏起一颗炸得金黄的花生米放入嘴里,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

“今天进来的这个家伙,听说他老婆长得很俊俏。”一旁的王牢头嘬了小口酒,满脸淫笑地说道:“希望这次也能跟着尝尝鲜,嘿嘿!”

“放心吧,捕头大人这方面还是很讲义气的。等先孝敬了镇长大人,再让捕头大人开发开发,最后咱们兄弟们玩弄起来,不是更通顺么,哈哈哈哈”老吴一边说着邪淫之话,一边大声地笑着。

“你们这些畜生!不要碰我家娘子,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黑黑的甬道深处,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声音。

两个牢头对话声太大,全被关押在牢房里的王锦芝听进耳里。

两个牢头对视一眼,眼里都露出戏谑恶意的眼神,狞笑着站起身,朝着甬道走去。

原来他们之前故意大声说话,就是说给王锦芝听得,大半夜的太无聊,总得找点乐子来玩。

来到甬道尽头,吴牢头用火折子点燃了墙壁上的油灯。

昏暗的灯火下,牢门里散发出一股血腥和屎尿混合的怪臭味,全身都是鞭挞血痕的王锦芝趴在牢门上,恶狠狠地看着他们。

“你这家伙都进来这里了,还他妈死鸭子嘴硬!不怕告诉你,这次抓你进来,就是冲你娘子去的。”王牢头同样恶狠狠地瞪了回去,“只能怪你命不好,被镇长大人无意间撞见了你娘子的容貌,一直念念不忘。”

“等明日捕头大人到你家,骗你娘子去镇长大人家求情,嘿嘿,到时候还不是嫩滑滑的小羔羊入了虎口吗!”

“放我出来!我要杀了你们!放我出来!”一说到自己的妻子,就像触犯了王锦芝的逆鳞,他顿时情绪激动起来,恶毒地骂道:“你们这些畜生!恶鬼!丧尽天良!不得好死!”

一想到自己妻子即将面临的可怕遭遇,王锦芝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你这家伙刚进来的时候,还没动刑就吓得屁滚尿流,一个劲地磕头求饶,现在倒是有点骨气的样子,还敢骂我们,看来你是真心疼你家小娘子。”吴牢头阴恻恻地对着牢门里的王锦芝说道:“放心吧!我保证你家娘子没事!”

“真的?”王锦芝听到这话,顿时生出一丝希冀。

“当然是真的。等镇长大人玩腻了,就轮到捕头大人,等捕头大人也玩腻了,就轮到我们底下的兄弟们。”王牢头舔了舔嘴角,色眯眯地说道:“放心,你家小娘子娇嫩嫩的,我们自然会怜惜,不会将她弄坏的,等我们都尝过她的滋味,自然会放你们夫妻走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两个牢头互视一眼,同时爆发出猖狂大笑。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我要——”

“咦?你怎么不骂了?”

刚刚还像疯狗一样的王锦芝,骂人的话戛然而止,张大着嘴惊愕地看向两人身后,两人顿时察觉到不对劲。

“谁!”

两人飞快地转过身,同时拔出腰间别着的铁尺。

暮然发现,一个黑影就这么悄然无声地站在他们身后。

只见黑影突然往前踏了一步,来到了油灯的照射范围,透过昏暗的灯光,两人终于看清了黑影的全貌,是一个披头散发满脸皱纹的老头子,手里还拿着一把反射着冷光的长剑。

眼前的情景太过诡异,吴牢头壮着胆,惧声惧色地呵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外面值守的兄弟呢?”

“呵呵。”昏暗的灯光下,老头发出一声冷笑,“你们猜!”

“猜你妈!”有了片刻的缓冲,生性恶狠的王牢头已然回过神来,抄起手中铁尺就向老头脸上砸去,“装神弄鬼的老东西!”

一道亮光划过虚空,剑如秋水、声似龙吟!

“扑通”一声,王牢头的身体重重砸在地板上,双眼失了神色,鲜血从眉心涌出。

一剑毙命!

“你不是问你外面的兄弟怎么样了吗”老头冷笑道:“这人我送下去陪他们了,现在轮到你了!”

“你、你、你……”吴牢头吓得魂飞魄散,向着角落退去,手中的铁尺胡乱地比划着,“别过来,你别——”

话还没说完,老头便扬起手中之剑,刺中了吴牢头胸口。

又是一声“扑通”响起。

“哈哈哈,杀得好,杀得好!这些畜生就该下地狱!”王锦芝看着之前还耀武扬威戏弄着自己的两人,变成了两具冰冷的尸体,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老头自然就是燕新。

燕新将长剑上的血珠在尸体的衣服上擦了擦,拿起尸体腰间挂着的钥匙,打开了牢门。

“感谢老先生救命之恩!”重获自由的王锦芝,赶紧向眼前的老头拜谢道。

“救你只是顺手而为,在这之前,我还将你们镇长的钱财都给偷走了,哈哈!”

“这——”

“好了别啰嗦了,想活命的话就赶紧跟我走。”

啪哒啪哒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牢房里又重新回归了沉寂。

忽然!

倒在地上的吴牢头,身体动了动。

“好痛啊……救命……”

吴牢头居然没死透!

…………

一个时辰以前。

在怡红院喝完花酒的镇长张启年,搂着一个妆容妖艳的女子,由好几个劲装汉子护送着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一进卧室,张启年便抱起妖艳女子往床上一丢,自己跟着扑了上去,嘴巴往女子脸上啃去。

妖艳女子正调情般的娇笑着,忽然啊的一声,花容失色地指向张启年身后的墙壁。

张启年疑惑地转头看去,只见墙壁上用木炭写了八个黑黑的大字,“不义之财、借之一用”。

“大人,可是进贼了?”妖艳女子抱住张启年的胳膊,紧张地问道。

“滚开!”

张启年一把推开女子,慌张地来到另一面墙壁前,掀起墙上的字画,打开一个暗格,里面空空如也。

“该死的混账!”

…………

渭河边,一艘小船在此停靠。

河岸上,重逢的王锦芝夫妇紧紧拥抱在一起。

单身汉燕新,实在看不了别人撒狗粮,重重地咳了一声,打断了夫妻俩秀恩爱。

夫妻俩脸色讪讪的分开,燕新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交到王锦芝手里,“赶紧离开这里,越远越好,我能帮的只有这么多,之后的路就靠你们自己走了。”

“恩人,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王锦芝担心的说道:“你今天杀了这么多人,再留在这里会很危险的。”

“不要婆婆妈妈的,赶紧走。”燕新转头看向启山镇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有些事情我还没做完呢!”

蹬蹬蹬。

王锦芝跪倒在地,朝着燕新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锦芝必定日夜为恩人祈福,求菩萨保佑恩人长命百岁!”

最新小说: 长安:青莲剑歌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总裁爹地,不许欺负我妈咪! 从猎魔人开始的时空之旅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小迷妹 龙族之掌控雷电 绑定诸天气运之子 穿书后小貔貅在娱乐圈爆火了 灵气复苏:从一条蟒蛇开始进化 我这皇帝不当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