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阁 > 玄幻魔法 > 体内有座炼仙炉 > 第一章 昆仑派

第一章 昆仑派(1 / 1)

“少帮主,少帮主,赶紧醒醒!”

燕新正睡得模模糊糊,一阵急促紧张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少帮主……”

好想继续睡大觉啊……是谁这么吵闹……不知道我有起床气的吗?

但是呼唤声还在响起,吵得耳朵疼。

无可奈何的燕新,经过异常艰难的思想斗争,终于还是睁开了双眼。

“您醒了就好,少帮主。”

原来吵醒自己的就是这个男人。

燕新下意识打量过去,看到了一个神情忐忑面露难色的中年男子,一身皂衣劲装,浓眉大眼,额头几条深深皱纹显示出年纪,一脸络腮短须,头上扎着一方白色巾帻。

中年男子还在继续说着,“少帮主,老帮主对你寄予众望,自然希望你能上进,你年轻气盛的不要老是去顶撞老帮主。刚刚的场景真真吓坏了我,要不是大姑娘拼命拦着,少帮主你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受点皮外伤了……”

古装男人?少帮主?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燕新被吓得终于从半梦半醒中清醒过来,还没等多想,只觉得全身又酸又痛,刚要起到一半的身子一下泄了气,差点从床头滚了下去,所幸面前男子反应神速,双手一把钳住燕新身子。

而然此时的燕新管不了那么多,脑袋里突然多出来的无数记忆搅得自己头痛难忍,忍不住哼出了声,好一阵功夫才缓了下来。

燕新脑子里虽然不再疼痛难忍,但依然似一团搅乱的浆糊,一时间难以理清思绪。

“少帮主,你没事吧?”男子关切地问道:“刚刚老帮主看似下手极重,其实连一成劲力都没有使出,再加上大姑娘舍不得看你挨打,一直在拦着老帮主,所以少帮主你只是受点皮外伤,痛一痛就过去了。”

“我……没事,你先放开我。”燕新努力打起精神,忍着酸痛说道。

“没事就好。”男子松了一口气,“我去外面候着,少帮主你有什么事就大声吩咐。”

说完,男子走到外面关上门,把房间留给了燕新一人。

呼,终于走了,让我好好捋捋。燕新重新躺了下去,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大脑里开始整理起突然多出的记忆。

首先,基本可以确定是穿越了!

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短手短脚的,符合记忆中十三岁的年纪,也不知道算不算赚了,燕新哭笑不得地想到。

前世的自己已经是三十二岁的中年大叔,日复一日的过着上班族的生活,闲暇时间不是踢踢足球就是逛逛古玩街,没有结婚生子,父母都在但是自己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不用担心没人帮父母养老送终。

前世的生活没有激情,当然也没有烦恼,说白了就是两个字,无趣。

记忆中自己正是闲的无事,在古玩街翻翻看看的,正拿起一个袖珍版的青铜色炼丹炉观摩的时候,突然就眼前一黑,穿越了过来。

而这个世界的自己也叫做燕新,和前世的名字一样。

这样也好,起码不用担心有人唤自己这世的名字时,自己毫无反应,从而露出破绽来,生性谨慎的燕新想到。

继续翻看记忆,这世的燕新是一个弃婴,从小就被老帮主唯一的女儿,也就是刚刚男人口中的大姑娘给捡了回来,于是自己被老帮主认了作干儿子,视如己出,从小就被老帮主和大姑娘宠爱有加,养成了纨绔子弟的性子,他们也不甚在意,更是派了之前叫醒自己的,叫做马叔的中年男子整日照顾原身。

情况在一周之前发生了一些变化,那天老帮主匆匆从外面回来,之后就一直深居简出,连自己都没再见过一面。

今天下午,却突然传唤自己,却找不到人,结果派人从赌坊里把自己找了回来。

平时原身去赌坊里玩,老帮主虽然不是很高兴,但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这次却异于往常,亲自动手狠狠地揍了原身一顿,直接将原身揍得晕了过去。

这也就接上了刚刚发生的那一幕。

终于将记忆整理得差不多,燕新拿着前世和现世一对比,忽然感觉这一世似乎……可能会更有趣一些,因为这个世界里有神奇的武功!

燕新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

记忆里,这个世界的武学,能够飞檐走壁,能够排山倒海,更厉害的甚至就像前世玄幻仙侠小说里一样,手拿日月星辰,脚踏三山五岳,犹如神仙下凡。

自己是否也能像这些高人一样,圆一圆前世小时候的武侠梦?

想到这里,燕新开始翻找着原身的记忆,看看从小在武林帮派长大的原身,有没有学到什么厉害的武学。

“白鹤拳”

“金蟾步”

“抱石劲”

燕新嘴角一阵抽搐,原身纨绔成性贪图享乐,这一拳法一步法一内功,都是最基础简单的武学功法。饶是如此,原身也只有白鹤拳这一门拳法算得上刚刚入门,一招一式稍有模样。而步法半生不熟,速度快了自己能把自己绊倒。至于需要沉心静坐修炼的内功就更不用说了,练了好一阵连气感都没找到,之后就干脆丢到一边束之高阁。

也不知以武立足的老帮主,为什么对原身这么放任自流。

不过没关系,自己已经改头换面,自当勤学苦练焕然一新。

燕新正暗自下着决心,突然听得门外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接着是有人低声交谈的声音。随着交谈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像还发生了争吵,然后就是一片沉默。

半晌,马叔打开房门,一脸不忿地走了进来。

“少帮主,你先收拾一下行李,待我准备好马车后,即刻出发赶往昆仑山。”马叔不情愿地说道。

“昆仑山?”燕新被突然的变化怔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老帮主刚刚下了命令,让你无需再去见他,直接拜入昆仑派。”马叔一脸愁容。

燕新翻看记忆,发现原身这种不怎么关心江湖大事的人,记忆中也有对昆仑派的模糊印象,好像是传说中的正道六派之一,应该属于顶尖的江湖门派势力。反观原身,虽然被人尊称少帮主,但其实这个叫平意帮的帮派,只是丹枫城这座小城里不大不小的一个地方帮派,经营了几间赌坊、青楼和酒楼,与昆仑派这种天下数一数二的大门派相比,就有如萤火之光与皓月的区别。

奇怪的是,一个小城帮派的帮主,哪来的能量将自己送到名门正派?

燕新想了想,还是决定把疑团先藏进肚子里,免得问了什么不该问的惹人怀疑。

只是马叔的表情也让燕新有些不解,毕竟自己如果能拜入昆仑派,怎么也算步入更大的平台吧,而且还能洗白。

只是为何记忆中那个真正关心自己的马叔,此时却并没有为自己感到开心?

这个疑惑燕新决定开口,“昆仑派?那不是好事情吗,马叔你怎么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唉,能拜入昆仑派的话,对少帮主你当然算是天大的好处,但是……”

马叔欲言又止,刚刚说了个头就硬生生停了下来,转移话题说道:“我这就去准备马车和路上的干粮,少帮主你也收拾收拾行李吧。”说完,情绪有些低落地转身离开,剩下了不明所以的燕新。

想了想完全没有头绪,那就干脆不想了,燕新凭着记忆,找出了几件换洗衣服,用包袱包好。

接下来就是等待。

差不多半个时辰后,马叔再次找来,领着燕新前往马厮。

两人一路都是沉默着,燕新是不知道说什么,初来乍到也怕说错话,马叔则是忧心忡忡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上了马车,即将离开的时候,燕新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我是不是该再见姐姐一面?”

燕新口中的姐姐,就是老帮主的女儿、马叔口中的大姑娘,名叫燕君怡。

当年如果不是燕君怡将原身捡了回来,很大可能原身就要夭折在襁褓之中,而且记忆里,也是燕君怡一手将原身拉扯大的,两人感情自是极好,不是血亲胜似血亲。

现在就要出远门了,还不知道归期为何,于情于理都应该当面道别吧。

只是马叔听了却摇摇头,说道:“我也知道少帮主舍不得大姑娘,但是老帮主下了命令,不让你去见大姑娘。少帮主,我们这就出发吧。”

燕新无可无不可,毕竟只是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并没有继承原身的感情和性格,刚刚说的话,也只是模拟原身的情景说该说的话,不想表现得不合常理,避免一切被人怀疑的可能。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这是属于前世自己的性格,谨慎。

哒哒哒哒的马蹄声中,马车终是离开了平意帮,离开了丹枫城,向着昆仑山前进。

一路风尘,并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故事发生。

太阳下山后,如果是在人烟聚集的地方,两人就会住进客栈。燕新也因此见识到了一些这个世界的人文风貌,只是来去匆匆的无法细细了解和品味。如果晚上是在荒郊野岭的地方,两人就会升起篝火,一起睡到马车里。

期间既没有遇到拦路劫匪,也没有误住进做人肉叉烧包的黑店客栈,就这一点来说,不太像前世武侠小说里的情况,燕新在心里吐槽,也不知该庆幸还是遗憾。

偶尔有野兽冲撞,也只会为两人加餐,毕竟马叔也是有武功在身的,虽然不知道厉害不厉害,但这个世界的武功可是属于玄幻类型的,对付普通野兽自是信手拈来。

就这样赶了四天三夜后,两人终于来到了巍峨耸立的昆仑山下。

马车停在了山脚下,前面就是一条直通山顶的小道,道路口早有一名灰衣男子在等候。

马叔递过了信物,征得灰衣男子的同意后,将燕新拉到一旁,然后终于对燕新说出了三天前欲言又止没有说完的话。

“少帮主,之前我说过,能够拜入昆仑派当然是好事,但是昆仑派毕竟是一等一的大门派,择徒甚严。这次老帮主费尽心机将你送进昆仑派,但也只是入了外门。内外有别,内门弟子无需从事杂务,只需潜心练功即可,所学的武功也是绝学。外门弟子则需要从事杂役,所学都是门派基础,直至表现优异,才能脱颖而出进入内门。”

“少帮主,这里不比在平意帮,你必须要学会做各种杂务,在武学的修炼上,你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马叔叹了一口气,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勉励道:“少帮主,老马也不能再在你左右照顾你,你一个人得好好保重。”

听到这里,燕新恍然大悟,原来马叔之前表现出来的忧心忡忡,说白了就是担心原身这种好吃懒做的纨绔子弟,在这门规甚严的地方,会吃不了苦遭受各种罪,这里可不是在平意帮里,没人会宠着自己让着自己。

但是没关系,今日我已不是我,自当争做人上人。

燕新正在内心中做着自我鼓励,马叔又拿出一封信递了过来。

“这是我在准备马车时,大姑娘托人送过来的信,并叮嘱我到了昆仑山再给你。”

燕新打开信封,里面除了一张写着娟秀小字的信纸外,还有一团蜡纸包裹着的圆形物体。

将蜡纸团子贴身收好,燕新看向了信纸。

“吾弟,见字如见吾,虽汝被迫不辞而别,但不必伤心挂念,须奋发自强,争取改变命运之机会。若两年之内学有所成,即可回来见吾,否则今生今世永不相见。切记!切记!另,气感之后再开蜡纸。”

帮里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所以才将自己匆匆送走?

燕新看完信后,再结合之前的种种,心里推断道。只是还没等他问些什么,马叔就掩面遮住不舍,毅然决然告辞离去,只留下一句“少帮主保重!”

哒哒哒哒。

燕新看着马车离自己渐行渐远,心想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如果学有所成,定当回平意帮探个究竟,虽说自己才来到这里,连老帮主和燕君怡的面都没见过,但是既然继承了原身的身体,怎么也得为原身做点什么。

“跟我上山。”

灰衣男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燕新身后,开口说道:“上山之路遥远崎岖,这也算是对你的第一次考验,如果你连山都上不去,那不管你是谁的关系送进来的,都请你哪里来哪里去。”

“敢问如何称呼?”燕新露出客套的微笑表情。

“上得了山再说。”灰衣男子面无表情。

“好的。”

好吧,第一次套近乎失败。

燕新抬头极力望去,雄峻的山峰高耸入云,完全看不到尽头。

灰衣男子抬脚便走,燕新赶紧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男子走得并不快,但是非常稳,每一步之间都像是用尺子丈量过一般,跨度几乎完全一致。

一开始的时候,因为走得不快,路也不是非常陡峭,燕新还感觉很轻松。

慢慢地,路途越来越陡,燕新回过头,发现已经看不到山下,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了。

这时燕新的气息已经不再平稳,两腿也渐渐开始发酸。

这样下去可不行,燕新赶紧回忆原身记忆里少得可怜的一点武学知识,试着调整自己的呼吸。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前面的灰衣男子还是保持着原速,一点吃力感都看不出,而燕新却越来越吃力,气喘吁吁地大口喘着气,两条腿如注铅似的沉重。

燕新几次想要问一句还有多久才能到,但每次话到嘴边都忍了下去,骨子里的倔强冒了出来,不想让灰衣男子给看低。

快了,快了,马上就要到了!燕新自我鼓励着,豆大的汗珠子不停从脸颊上滑落,胸口痛得像要炸开,每一次呼吸,嘣嘣直响的心脏都像是要从口里跳出来。

终于,一座巨大的石雕山门出现在两人面前,山门上龙飞凤舞地刻着“昆仑”两个大字。

之前一直埋头前进的灰衣男子,此时停了下来,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说道:“恭喜你,经过了第一关的考验,来到了昆仑派,现在跟我进山门。”

燕新正在大口大口的喘气,两手弯腰撑着膝盖,根本说不出话来。

灰衣男子也没管那么多,说完这番话,就自顾自往里走。

燕新不得不停下片刻的歇息,一边调整呼吸一边跟了上去。

“对了,我叫辛子安,以后是你的师兄。”灰衣男子也就是辛子安,突然开口说道,这次的语气,没有之前那么生硬。

“辛师兄。”燕新一边乖乖地喊了一声,一边心里暗自好笑,这算是认可自己了吗。“我叫燕新,辛师兄可以叫我小新。”

“当然你也别觉得上了山就真能成为昆仑派的弟子了,我们现在是在昆仑派的外门,也就是你即将呆的地方,接下来还有更多考验在等着你,一旦经不住考验,就会被逐出师门。”辛子安又恢复了之前生硬冰冷的口气。

“辛师兄说得对,我定当发奋图强、努力上进,争取早日进入内门。”

“大话谁都会说,一切用行动表示。”辛师兄撇了撇嘴,没将燕新的话放在心上。

刚进昆仑派的弟子,十个有八个都会说出类似的话,但现实的结局呢,十个里能有一个进入到内门就不错了,其他的不是表现太差被逐出师门,就是看不到希望另谋出路,剩下那些咬牙坚持的也只是蹉跎半生后,被安排进门派辖属的一些地方产业上,然后泯然众人矣。

燕新没有反驳顶嘴,免得惹到师兄不高兴,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而辛子安虽然一直对燕新不冷不热,但每路过某一个建筑时,还是会跟燕新比较详细地介绍一番。

比如这里是用来讲解武学知识的讲义堂,那里是用来演练所学和切磋的演武厅,如此这般,燕新算是对昆仑派外门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

对身前的辛子安,燕新也产生了一点点好感,辛师兄应该是属于面冷心热的类型吧。

偶尔有人从两人身边经过,都会恭敬地和辛师兄打着招呼,这么看来,辛师兄在外门也有着一定的威望。

“辛师兄,我看每个人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我们是有统一的着装安排吗?”

发现所有路过的人都穿着灰色服装,于是燕新对辛子安问道。

辛子安简单明了地解释道:“外门弟子穿灰衣,内门弟子穿白衣,门派执事也是穿白衣,但是左肩镶着金丝凤凰图案,掌门的凤凰则纹在后背。”

燕新偷偷瞥了一眼辛子安的灰色衣服,心想原来你也是外门弟子啊。

只是从单外貌上,实在看不出辛师兄多大的年纪,也不知道在外门呆了多久,自己刚刚说了那些信誓旦旦要早日进入内门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刺痛到辛师兄。

从其他弟子对辛师兄的态度来看,如果真惹到了辛师兄而被处处针对的话,那自己在昆仑外门的路子怕是走窄了。

燕新正在胡思乱想着,辛子安忽然在一栋比其他建筑都要大一些的建筑门外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整个外门的枢纽,也是所有外门执事办公的地方,我们先进去找负责人事的熊鸿飞熊执事报道。”辛子安叮嘱道:“记住,除非回答熊执事的问题,否则你不要乱说话,由我来说便可。”

“谢师兄关心。”燕新道了声谢。

果然自己没看错,辛师兄是那种面冷心热的人,那刚才如果真说错话刺痛到辛师兄,他也不会往心里去吧。

燕新稍稍放下了心。

最新小说: 极道武夫:从横推聊斋开始无敌 我的魔教圣女大人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人在超神开局接管雄兵连 万相天师 挂机软件:我不知不觉就无敌了 殿主大人,又有妖魔跑了 长安:青莲剑歌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总裁爹地,不许欺负我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