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阁 > 玄幻魔法 > 神级狩魔人 > 第十九章 调查与特莉丝

第十九章 调查与特莉丝(1 / 1)

维吉玛远郊。

早晨的薄雾为清澈的天空披上一层纱衣,郁郁葱葱的草地外,一条小溪欢快流淌。

潺潺水声后一片苍翠的桦木林吸引住猎魔人的注意。

“嗯,这便是最近案发现场。”

猎魔人对着左肩头的乌鸦说,“那里也许还剩什么线索?”

“呱呱…”歌尔芬·乌鸦认同地啄了啄他的手臂,罗伊拍了拍它的小脑袋瓜,“替我好好盯着。”

“呱!”乌鸦振翅高飞,迅速落到一棵桦树的树冠上,漆黑的瞳孔机警地左右环顾,不时从一根枝杈跳到另一根枝杈。

好似一位活蹦乱跳的小侦探。

罗伊正了正灰色披风缠在胸前的缎带,跨过了草地和溪流,瞳孔犹如深夜的野兽绽放幽光,眼前出现了一条条漂浮在半空,埋在草地里的,或是粘稠、或是浅淡的绸带。

掺杂着鲜血、体液、排泄物、人和动物密密麻麻的足印…红的、绿的、灰的,浮泛着各种颜色。

好似往一块以翠绿为底色的画布上,泼洒了一缸五颜六色的染料。

“没有高阶吸血鬼的气息…这也正常,它来去如风,普通人对它无能为力。”

猎魔人蹲下身体,双手往下小心翼翼地分开了一丛嫩草,露出一片均匀分布,黑褐色圆点状的血迹,他动了动鼻子。

“年轻的男人的鲜血…和卡尔克斯坦描述的一致…不超过二十岁,来此收取鱼篓时遭到袭击,鲜血呈现喷溅状…他在这个位置动脉血管破裂。”罗伊走向下一个更靠近树林,绸带浓郁的部分,掀开草丛又找到了第二处、第三处…第五处喷溅状血迹。

不同于抛甩状、滴落状血迹,喷溅状通常是伤口第一次溅射的血液。

也就是说,凶手在多个不同位置弄伤了他。

“如果行凶者是遭受本能驱使的低阶吸血鬼,第一次攻击就会瘫痪这位可怜的男人,第二次就能把他撕成碎片,最多两个呼吸,就能结束战斗,断不能出现这种血迹分布状况。”

罗伊揉着下巴,环顾着整片草地…桦树林里传来婉转悠长的蝉鸣,轻风吹拂,翠绿枝蔓向他招手。

他心中忽而产生一种想法。

“‘它’在故意折磨猎物…让猎物不断受伤、恐惧地大叫…可这么获取的血液不符合一般高阶吸血鬼口味。”

罗伊在凯尔莫罕浏览过一本有关吸血鬼的《人类村庄:人群的建立与成长》。

根据书中所述,人类在恐惧时会分泌过量的去甲状腺素与皮质醇,这会导致血液的风味儿变差。

令大部分高阶吸血鬼不喜。

所以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罗伊皱了皱眉头,暂时没有头绪。

而除此之外,现场大部分痕迹已经被村民、调查人员、和树林里的野兽清理干净,要么混淆不清。

……

按照卡尔克斯坦透露的信息,那位高阶吸血鬼在一个月内犯下了五起血案,都位于维吉玛郊外偏僻无人之处。

下一个案发现场,同样是距离村庄数里远的荒郊野地…罗伊带着歌尔芬一个天上飞着探路,一个在地上跑,很快抵达目的地——一处长满桃金娘的小山坡。

风儿轻抚,漫山遍野的绿叶轻颤。

罗伊开启猎魔人感官,在灌木丛里搜索了一遍。

不出意外,没有高阶吸血鬼留下的痕迹。

和第一处相似,喷溅状血迹多得出奇。

猎物在临死前,遭受了狩猎者一番戏弄和折磨。

而鲜血的味道——“十七八岁的女孩儿,花儿一样娇嫩的年纪,挑剔的品味儿。”

“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两次,凶手故意为之…”罗伊从桃金娘沉甸甸的枝丫上摘下两枚紫黑色的山捻子,一枚丢进嘴里,另一枚抛到半空。

“呱—”嘹亮的鸣叫中,一道黑影闪电般飞过。

歌尔芬叼着浆果落在山毛榉枝头,仰着长喙,脖子肉眼可见地一阵吞咽,直接把果子吞了进去。

“是否存在这种可能,它是个心理变态…它杀人不只是为了食物,它从折磨和虐杀中获取快感。”

罗伊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地感觉空气冷了几度。

高阶吸血鬼,拥有远超常人的力量和寿命。

虽然其中存在一些遵守人类社会规则的个体,比如夜之女王与罗伊曾经见过几面的验尸官弗朗西斯。

但实际上,大部分高阶吸血鬼只把人类当做一种低级动物,他们食物的来源,他们可以随意嘲笑玩弄的奴隶。

他们俯视人类。

因此诞生出笼养派、放山派、人文关怀派等饲养人类的学派。

……

正如有的人类,以猎杀野猪、狼、鹿等野生动物取乐。

相对应的,一部分高阶吸血鬼也以凌虐人类寻欢。

不过最近一个世纪,大部分高阶吸血鬼都销声匿迹。更隐蔽地潜伏在山岭、荒野、幽邃的洞穴,或是人类社会中。

他们伪装成人类的本领媲美变形怪。

正常状态下,猎魔人的徽章也无法察觉到他们的魔力波动。

而在北方,许久未曾出现这种明目张胆、挑衅一般的狩猎行为。

罗伊个人猜测,这跟他们的首领暗影长者的某种命令有关系。

……

“所以维吉玛郊外这头高阶是一个不守规则的疯子、入侵者…”猎魔人站在山坡顶端,视线越过满山的桃金娘,山毛榉、苍翠的草地,和极远处稀稀拉拉的村庄,他越想越有这种可能,“夜之女王因此动怒,甚至不做交流,直接找到卡尔克斯坦购买‘黑血’,对付这个狂妄的高阶吸血鬼!”

“也许我该想尽办法直接搞定它,而不是交给卡尔克斯坦。”他低头思忖,视线却忽而注意到脚下的一抹异常,

“嗯…这是啥玩意儿?”

猎魔人眼神一凝,贴着一棵山毛榉的根部蹲下身体,双手夹起了一枚小巧玲珑的蘑菇。

指甲盖儿大小,红艳艳的伞盖,白色的菌柄。

简称“红伞伞、白杆杆。”

罗伊眼神变得深邃。

“洞穴里的荧光蘑菇…”他思忖道,常理来说,这片山坡附近不应该存在这种类型的蘑菇。

但也不排除是由山里面的野兽携带到附近。

他吹了个洪亮的呼哨,歌尔芬立马沿着山坡周围盘旋了一圈。

并没能发现任何山洞。

罗伊暗自留了心。

……

半小时后,猎魔人越过草地,蜿蜒的溪流,此起彼伏的小土包,靠近五个案发现场的第三处———片枝繁叶茂、挂满坚果的梧桐树,包围之中的林间空地里。

不过距离目的地尚有一百多米,他突然停下脚步,半蹲身体藏在一丛紫荆里。

而歌尔芬·乌鸦若无其事飞落到前方一棵枝杈上,清理羽毛,静悄悄地打量下方的人群。

梧桐林里一共有六个人,其中五位身着银亮的白钢盔甲,披猩红色披风,左肩纹有白玫瑰徽记,腰间挎着长剑。

身形挺拔、健硕,应当是维吉玛白蔷薇骑士团的骑士,他们正围绕着整片树林,掘地三尺地搜索。

而在他们身前,另有一位居于中心位置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便于行动的猎装——琥珀色的绣满繁复花纹的紧身皮衣,装饰着青色坎肩和红棕的中指袖套,胸前微微开叉,露出一抹细腻的肌肤。

再加上修身裤和浅根鹿皮短靴,承托得身材凹凸有致。

她的长相同样非常出众。

红棕色的蓬松长发别在脑后,眼睛蓝得像矢车菊,鼻尖微翘,两颊点缀着几粒雀斑,嘴角有颗美人痣,她的气质,有些像涉世未深的少女。

胸前镶嵌有白银和钻石的天青色心型吊坠,随着她转头的动作轻轻摇晃。

显得俏皮而性感。

特莉丝·梅里葛德

年龄:41

性别:女

身份:术士,泰莫利亚皇家顾问

……

“特莉丝怎么来趟这个浑水?”藏在灌木丛里的罗伊揉起了下巴,“郊外的五起残害事件已经引起了维吉玛上层人士的注意?”

“对,当初雅妲要拜托我的就是这回事!”他若有所思,

“这位皇家顾问在协助白蔷薇骑士团追查凶手。”

特莉丝啊,特莉丝,你压根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无论如何,她算我——单方面的老熟人。能帮的话帮一把,顺便…”罗伊想起了另一码事,特莉丝和珊瑚一样同样是索登山战役的受害者,她虽然顽强地从战场上活了下来,但是身体和心灵遭受重创。

很多年都没能愈合。

“找个机会提醒她一句?但她不是珊瑚,不可能惯着我,她不会相信我装神弄鬼那一套…到时候我就这么办。”

白蔷薇骑士团和猎魔人目的并不冲突。但罗伊尽量不暴露自己针对高阶吸血鬼的行动。

谁知道那玩意儿会不会有别的同伴,以后“慕名”跑来找自己算账。

……

梧桐林中。

脸上带着几颗青春痘的的弗里茨看了眼高高的日头,脸颊皱得像苦瓜,左手徒劳地遮挡阳光——刺眼的日光让他头晕目眩,腹胀如斗。

他为难地揉了揉了肚子。

紧接着,一阵咕噜咕噜连续不断的肠鸣令他脸色涨红。

尤其当那位美艳绝伦的女士往这边看过来。

欧,天呐,在仙女一样美丽的女士,自己的梦中情人面前出丑,难道是老天对我贪嘴的惩罚?!

“唉,昨晚为何要贪吃那顿牛排?!”

他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弗里茨,你要实在受不了,先去解决个人问题!”领头的克利夫兰骑士冲他温和一笑,厚实有力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头,“这边由咱们看着。”

“谁都有这么一天,为了白蔷薇的荣誉,看开点!”

“去吧,弗里茨!”

“你个大男人害什么羞?!”

“我给你选一棵树?干脆直接点!”

一群同僚立刻报以善意的“嘲笑”。

“唉,那就谢了啊老大!”

女术士的目光好似芒刺在背。

年轻的白蔷薇骑士连忙捂着肚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树林。

在体内火山即将爆发前,找到了一棵大树,蹲下!

“砰!砰!砰!”

炮声震天!一泻千里!

他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嘴角微弯。发出满足的轻吟,两颊泛起幸福的红晕。

他快活到了极点,飘飘欲仙,眼前似乎产生了幻觉,一只翩跹灵动的黄色蝴蝶灵飞过,从左至右,上演了一场美轮美奂的舞蹈。

他心驰神醉,嘴角带着一抹痴笑,表情僵硬地往后坐倒,坐在那滩温热恶臭之上。

“诶诶…伙计…我不是故意的…不过男人总要有这么一回试炼,嗯,总比趟粪坑好。”一个满怀歉意的男声响起,“现在说说吧…调查进展,关于五名死者和凶手,你们都发现了什么线索?”

“五名…五名死者都是年轻人…”弗里茨呆板而机械地回答,“三男两女,年纪从十五岁到十八岁…来自五个不同的村庄…死亡时间有白天也有夜晚,”

“他们…人际关系简单,没和谁结下过深仇大恨…排除了仇杀的可能性。”

弗里茨续道,“五名死者死状极为惨烈,被什么玩意儿撕成了碎片。”

如此可以完美掩盖失血过多的症状。

“伤口分析后,法医排除了野狗,灰熊,豹子等野生动物的可能性。”

“治安官认为,凶手可能是食尸鬼、或者孽鬼…”

罗伊摇头,这两种魔物可不会把人撕碎,他们只会把人啃咬成残废。

“但特莉丝顾问发现,死者都具备一个共同点…从没有性经验。这应该是凶手选定目标的标准。”

“这么说那头高阶吸血鬼还真是个讲究的变态,处女和处男,纯洁男女,遭受折磨之后的恐惧之血。”罗伊吐槽了一句,“口味儿与众不同。”

他遮掩住心头的不祥感,这么讲究的,一般都是些老古董。

而吸血鬼年纪越大越厉害。

“所以又排除了智商低下的食人魔…”弗里茨顿了一下,“特莉丝顾问认为,犯案者是个受到诅咒的狼人,隐藏在某座村庄之中,伪装成正常人类的狼人。”

罗伊再度摇头,遇害者的死状的的确跟狼人作案极为相似。

然而,变身后的狼人会散发出一股区别于其他野生动物的强烈体臭…如果是狼人犯案,现场通常会留下味道,经久不散,那逃不过猎魔人的鼻子。

可罗伊毫无察觉。

“我们已经把犯罪区域的二十五个村庄搜了个遍,最近一个多月没有任何陌生人出入…另外,梅里葛德女士,对三十七位嫌疑犯使用了读心术。”

“一一排除了他们的作案的可能。”

这倒省了我不少功夫。

罗伊深感此行不虚。

“我们发动村民把方圆五里的区域搜了个遍,没能找到任何线索。”

“调查暂时陷入瓶颈…梅里葛德女士认为现场有遗留的线索,我们重新返回搜查,顺便巡逻。”

“有没有发现这玩意儿?”罗伊突然从怀里掏出上一个地方找到的洞穴荧光蘑菇。

“有…克利夫兰阁下,找到过这种蘑菇,但大家都没放在心上。”

这么重要的线索都忽略了。

果然,猎魔人才有这么严密的逻辑?

罗伊摇头,心中猜测进一步清晰。

那头高阶吸血鬼并没有隐藏在村庄之中,它有很大的可能性藏在——

“接下来骑士团有什么计划?”

“诱饵行动…根据我们的调查,凶手犯案的频率接近一周一次,算算时间快到了下一次杀戮。”弗里茨毫无抵抗地和盘托出,“我们已经选好了目标,一位十六岁的骑士学徒,由他出动,引凶手现身。”

“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行动?”

“明晚八点,月圆之夜…在蛇麻村东边五里,库里河岸边空地。”

罗伊心头一动,他不相信高吸那么容易上当,不然夜之女王早就逮住那个家伙。

但明晚还是得去凑凑热闹。

左手五指的复杂的手势开始缓缓撤销,罗伊冲他歉然一笑,“好了,伙计,你从没见过我,你会忘记我们之间的所有谈话。你只记得,你刚才拉得太久,拉得浑身虚脱,不小心坐了下去…额…倒数了三十秒,你才恢复力气。”

他看了眼这张长着青春痘脸的丑脸,稍微有点于心不忍,又迅速补充了一句,

“你用这三十秒回顾了过去的人生…今天的经历是一种残酷的试炼,唯有鲜血或恶臭才能浇灌出最美丽蔷薇。你并不觉得耻辱,你满心欢喜,因为你丢下了虚荣的枷锁,距离真正的骑士荣誉更进一步!”

“你抓住了骑士的真髓!”

话音落。

猎魔人的身形瞬间化作泡沫,消散在空气里。

坐倒在自家屎尿上的弗里茨如梦初醒地摇了摇头,他动了动鼻子,右手下意识地摸了摸黏糊糊的屁股,伸到眼前。

尽管恶臭扑鼻。

他却坦然一笑,眼神迅速从迷惑到坚定。

这一刻,胆怯、赧然、恶心,种种负面情绪统统离他而去。

他感觉自己赢得了一场艰巨的挑战。

对自己而言,世间再无难事,前路一片坦途。

“弗里茨,”他随意将手掌心黄乎乎,湿黏黏的脏东西擦上了梧桐树粗粝的树皮,满脸自信地提起了裤子,穿上白钢甲胄,昂首阔步走向了来时的路。

他眼中燃烧起火焰,嗓音铿锵有力,“从今天开始,你是一位真正的白蔷薇骑士!”

最新小说: 长安:青莲剑歌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总裁爹地,不许欺负我妈咪! 从猎魔人开始的时空之旅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小迷妹 龙族之掌控雷电 绑定诸天气运之子 穿书后小貔貅在娱乐圈爆火了 灵气复苏:从一条蟒蛇开始进化 我这皇帝不当也罢